幸亏没上床

首页情感故事正文人气:9454 ℃时间:2019-04-05 05:32:54

摘要:她心里万分庆幸的就是辛亏当初没上床。毕竟,他爱的是他的生活,他的付出,他的过往,他的青春。而不是她。

1

5岁的喵子从幼儿园回来,说是和高年级的小朋友打架,后脑勺撞乒乓球台上了。段潇潇一摸,鹅蛋大一个包。

她怒不可遏,立马打电话给老师。老师说对方小孩也受了点伤,事情不大。那家伙小学部的,读2年级,叫章双,学校会处理这件事。

段潇潇一惊,不会这么巧吧!不久前她接儿子时碰到前男友章维志,得知他儿子叫章双,在这所学校的小学部读书。

段潇潇有点郁闷,这怎么去好去扯皮呢。她摁住自己原本准备兴师动众的心,无奈地安慰老公:“算了算了,孩子磕磕碰碰难免的,也没多大事儿。”

第二天送儿子去上学,老师忽然吞吞吐吐地告诉段潇潇,昨天打架时喵子拿半截大理石把章双门牙拍掉一半。今天他妈到学校来找事,学校希望她们自行协商。

教导处办公室里,段潇潇跟这个满脸戾气的女人相遇。她掰着孩子的嘴:“你看,你看!你看!”段潇潇一瞅,果然小家伙嘴唇有点肿,一颗门牙断了一点。

她转脸问老师:“你们不是说当时检查了两个孩子都没有什么事吗?”老师嗫嚅:“当时问了他们,都说没事。”再问章双妈:“孩子换牙了吗?”

她大叫:“没换牙也不能把我们牙打掉啊!”她心里有了底,顿时对章维志有点怨气。她喵子头还磕了大包呢,念在旧情上她都没来找事,他倒好,竟狡猾地派他老婆来。什么意思啊。

她把喵子拽过来,让她摸摸她喵子脑袋上的大包。然后她们调取了学校监控。是他章双先动的手。章双妈自讨无趣,决定作罢。

临走时,那女人喊章双说:“小喵子,妈走了,乖啊。”

段潇潇心里一颤。她跟章维志谈恋爱的时候,一起养过一只猫咪叫喵子。养了3年。

那一刻,她忽然心酸。

2

三天后,段潇潇接到章维志的电话。他声音怯懦但直指核心:“我前几天出差了,今天才听说那件事……你儿子没事吧?”

她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她说:“没事。我见到了你老婆。”

章维志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顿了顿,他告诉她,他老婆年轻的时候长得有点像她。

“哦?我怎么不觉得?”

“也许是我心理作用?觉得自己娶到家的女人就像你。”

她哑然失笑。空气中沉浮着又酸又黏的味道。

接着章维志向她倾吐他的婚姻其实并不幸福,老婆很凶。“你呢?你还好吗?”

她实话实说:“过日子,不都是将就嘛。”

他又告诉她这十年来发生的与他们相关的种种。某同学得了肺癌,某朋友移民加拿大,某美男竟然是同性恋。还有,他父亲去逝了。

她很难过,老人家对她很好,直到今天她还留着他送的派克笔。而分手后,他们竟可以不相关到,她连他的死讯都不知道。

他说他事业也不顺,他本是没有什么事业心的人,追求的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可惜老婆孩子都瞧不上他那点人生志向。他说他还是怀念他们单纯的过去。

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好感像地震视频在倒带一样,迅速重建。

最后,章维志迟疑地问:“你有空吗?想请你出来喝杯茶。”

她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好啊!”

“老地方吧?”

她笑了:“好!”

“老地方”是他们大学后门。彼时那里有家小餐馆,现在学校大刀阔斧地拆迁了,那儿变成一个咖啡馆。

段潇潇怀着一颗偷情的心,梳妆打扮,换上10厘米的高跟鞋。穿过熟悉的街景,离老远看到章维志坐在窗户边儿,她的心“突突”地跳着,从反光玻璃打量自己:我今天衣着是否合体、笑容是否动人如往昔?

对于两个画地为牢,婚姻只剩满腹牢骚的中年人而言,彼此的欲望都写在脸上。婚外情一触即发。

段潇潇和章维志约了两次会。他不放过任何一次用肢体语言表达亲近的机会。比如排队时把肚腩贴在她身上,轧马路时把她挤得无路可走。

第三次是去看电影。到床戏时,他忽然伸手过来抓她的手。

段潇潇没有反抗。他便蓄谋已久地咬她耳朵:“XX酒店的豪华套房很漂亮,三面落地窗,躺在床上可以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

她像小女生嗔娇起来:“哇,你跟谁一起去过啊?”

他说:“单位招待客人去的。当时我就想,这辈子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带你去住一个晚上。”

她笑。

电影散场,单位来电话让她去加班。她倒不好意思起来:“你看,真不凑巧。”他倒也大方:“算了,那下次。”

告别后,她一个人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心事纷繁。她想下次再约会就要上床了,她到底要不要呢,要不要呢?

3

两天后的早上,喵子忽然告诉段潇潇,他的耳朵听不清东西了!

她和老公大吃一惊,立刻带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外伤导致双上颌窦积液、神经性耳聋。

段潇潇的心沉到脚底。除了一周前章双把他撞伤,他再没有受过撞击。老公气愤之极,立刻打电话给老师。老师一听也慌了,马上联系章双的父母。

不一会儿段潇潇手机响,是章双妈。她先是询问情况,答应来看望,而后气势汹汹地说:“怎么现在才有症状?”

叫人不得不发火!段潇潇大叫:“那应该什么时候有症状?”

立马吵了起来。对方建议段潇潇不要企图讹诈,那女人大约想做到输人不输阵,在电话里叫嚣:“我老公是法律工作者,哪家法院都是我们的熟人!”

可别叫人把牙笑掉了吧,一个做了数年才刚刚摆脱助理律师头衔的、毫无锋芒的、什么事都要老婆出头的男人,也好意思号称哪儿哪儿都是他的天下。

不一会儿,那女人来了。后面亦步亦趋地跟着章维志。段潇潇和他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装不认识。

章双妈站出来和段潇潇的老公交涉,态度恶劣:“我们怎么知道你事前事后有没有受过伤?”段潇潇的老公一点就炸。两人大吵起来。段潇潇也气得要吐血,怒目圆瞪。一是心疼儿子,二是恨章维志窝囊。

章维志只好硬着头皮小声劝他老婆:“你别这么大声,这是医院。”马上被他老婆以“那你直接赔钱给人家啊”给顶了回去。

段潇潇再也忍不住,跳出来指责章双妈:“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你们孩子伤了我们孩子,至少应该有个正确的态度!”她马上装腔作势:“你们不要钱只要态度是吧,那好啊,你们要什么态度我就能来什么态度……”

真是奇葩无处不在啊。

段潇潇说:“器官受损做司法鉴定的话很有可能鉴定成重伤……”下面她准备说:“但这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拿出良好的态度,一起积极救治孩子,毕竟神经性耳聋可以治愈。”

可还不等她说完,章维志就急了:“你什么意思啊你?”然后夫妻俩对她左右夹击,他们以为她是想“私了”,他们想在气焰上压倒她。原本并不分明的战火,此刻以家庭为单位进入白热化。

不一会儿学校领导驾到,章双妈大声告状:“我们孩子也要来做全面检查,他牙都被打掉了,天天喊头疼……”校领导将他们拉到一边去协商。

段潇潇看着章维志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哀哀地痛。他和他老婆,虽不是幸福的绑定体,却是利益的绑定体。

可能在他心里,利益就是幸福吧。

段潇潇还记得那年那月她们在小旅店里过夜,窗外星光依稀,他吻她的时候眼底的光线灿烂而斑驳。

4

经过两天的治疗,喵子的耳朵有所好转。由于气愤,她们没有立刻告诉章维志夫妇,而是等着他们拿出态度。

第三天,学校来人看望,垫付了医药费。他们前脚走,后脚段潇潇就收到章维志的短信:“你儿子怎么样了?”她猜是学校告知了情况,他长舒一口气终于敢和她联系了。但她又不敢确定他有这么挫。

她停了一会儿打给他,诈他:“校长说已经把详情告诉你了。”他说:“嗯,听说问题不大,我终于放心了。”

段潇潇好想问,你是放心我们家的孩子,还是放心你们家不用遭受损失?话到嘴边她还是咽了下去。护家、护犊,是人之本性,何苦要撕破脸皮。

只是她觉得屈辱,既然他和太太一遇大事就能这么坚定地统一战线,他为什么要给孩子取名喵子,为什么还给她错觉,又有什么对婚姻的不满值得倾吐?

她想,他爱的是他的生活,他的付出,他的过往,他的青春。而不是她。

其实她也一样。

5

一周后喵子出院,听力已恢复大半,以后经过理疗可以完全康复。

章维志夫妻听说后,买了水果、带着孩子来看他们。段潇潇的老公很有修养地原谅了他们,他对儿子说:“喵子,人家说了对不起,我们应该怎么回答?”

章双和他的父母都愣住了,孩子快人快语:“你也叫喵子?我小名也叫喵子!”不用回头,段潇潇都能感受到章维志的震动。

她冷笑迎上他的目光:“我老公不是叫杨树吗,所以他儿子叫苗子。树苗的苗。你们呢?”他说:“我们……就是随便取的小名儿。”

章维志夫妇走后,段潇潇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老公说:“看到孩子耳朵好了,如释重负吧?”她心想,嗯?其实我正在庆幸还没来得及和章维志上床。

为您推荐
  • 人生在世不容易,好好爱自己

    感情久了,就不是爱了,而是依赖。然后当 失去时,那并不是痛,而是不舍。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 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

    7196  657  2019-10-15
  • 早安心语:人知足就会快乐,心简单就会幸福

    只有当你成为你自己的时候你才能幸福。不要为了迎合他人的需要而为他人活着。大家可能期望你能做什么工作或者是某种确定的生活方式但是不要被他们吓到...

    5497  594  2019-10-15
  • 你的姓氏我的城池

    昨天下午在公司的时候接到老妈的电话,问我如果晚上有时间能不能回家一趟?因为昨天下午她帮我签收了一件快递包裹,电话里询问母亲可知这包裹里是什么...

    5198  186  2019-10-15
  • 第一次,爱的感觉轻如飞

    我们的一生,都在演绎着爱,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每个人,一生中,一辈子,都在经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从纯真可爱的童年,到大起大落的的中年,到...

    9407  110  2019-10-15
  • 女人想要绑住男人心,只需做到这9点就可以

    1.多接受他,多肯定他很多人以为女人的面子薄,害怕被拒绝,其实不然,男人的脸皮比女人的还要薄,更害怕被拒绝。他们的自尊心像鸡蛋壳一样属于易碎...

    4113  974  2019-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