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还我场纯粹爱情

首页情感故事正文人气:7496 ℃时间:2019-03-20 06:31:08

理智的生活竟也显得格外的凌乱,完美的音符竟也如此的刺耳。如果说痴情的人注定在爱里沉沦,那么输了的人还可不可以重新再来一回。罢了,只想假如还有下辈子请赐予我一场纯粹的爱情,可以幸福到白发脱落。

苏醒的尘埃散尽悲欢离合,离别的愁人泪水满是流离。

那些日子,并不快乐。

一连串的炮竹声鸣响,迎亲的队伍行走在众人的谈笑声中,哭红了双眼的『星。采儿』放下在手中抖个不停的化妆盒,看了看镜子中的人心想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背叛爱情还是为钱而生。已不是第一次哭了,可这一次却哭得格外无奈,或许爱情对她而言过于昂贵毕竟她还有负担极重的家庭,抱病在床的爸爸和正在上学的弟弟。

采儿擦干泪水,拿着自己20岁生日时李毅打了一个月工买给他的化妆盒化了个重重的烟熏装,披上盖头,等待着那个叫庄亮的男人的迎亲。采儿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再也不会有爱情再也不会有甜蜜再也不会有激动。可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付出,为她那个家所必须得。毕竟她太需要钱。。

她是下了狠心了,她对自己说她必须让家人有好的生活,让那个家走出平庸远离那让人喘不过气的种种鄙视。她是一个聪明人最起码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从做了决定采儿便一直这么认为一直这么跟自己说。在众人的期待中采儿在伴娘的搀扶下走出了房门,就在要上车的时候心头突然间涌现出一种莫名纠结,她毫无意识的回头瞥了一眼这生活20几年的地方,眼睛中闪烁着一种晶莹,然后她用一种独特的眼神快速扫射着周围,而就在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地方她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她哭了,可很快她告诉自己那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而一个聪明的女人是不允许自己活在过去的。。

就这样采儿坐上了迎亲队伍中最昂贵的一辆小车,驶出了她生活了20多年的家,驶向一个陌生却有钱的地方。采儿告诉自己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要笑要笑的很甜蜜很出彩,我要告诉所有那些看不起我那个家的人我们可以活的很精彩!我们可以是有钱人,我们不再会被看不起甚至我要去看不起你们去鄙视你们!!

一身笔直西服的装扮,庄亮看起来格外的神奇。今天他娶到了他心爱已久整个城市最漂亮的女子,而从今天开始,他足以向世人炫耀他有一个浅笑倾城回眸倾国的老婆。他,他的家庭他的生意都将会因为这个女人的美丽格外的美满。

礼堂装扮的格外的华丽,红色的玫瑰红色的地毯就连吊灯都是红色的,鲜血一样的红。采儿一身素色的婚纱在红色礼堂里格外的眨眼格外的引人注目,还好的是哭红的双眼被盖头掩着没有人会发现。拜天地、交换信物等等结婚的礼节像庄亮预想的那样一步步的进行着。没有丝毫的参差。采儿本以为这个时候李毅会出现应该要出现的可他终究还是没出现一切进展平静的让人后怕,采儿明白这样便意味着从此将结束过去的生活。

开始却又是一种结束。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采儿走进了洞房,心中莫名的生疼。可她只能默默的等待宿命的安排,毕竟这是一个开始一个关于那个贫穷家庭新生活的开始。可她是一个女人她注定忘不了那个自己深爱的且深爱着自己愿意为自己付出所有的男人,李毅。采儿爱着他可他的家庭和她一样的贫穷,采儿知道她们的爱情太过昂贵她的青春支付不起。

她也知道这一切他会理解的!当采儿想到这里的时候,喝的大醉的庄亮进来了,采儿等待着这个即将改变自己命运的男人揭开她的盖头看到她哭红的双眼读懂她未谙的情愁。可庄亮走进房间变醉倒在房门口。哐的一声响,采儿吓的没了任何念想。采儿揭开盖头,使出全身的力气将那个比自己重上几倍的男人扶上了床,盖好被子。看着他睡去。而她丝毫没了睡意。

新婚的晚上就是这样过去的,采儿合衣在床边坐了一宿。等太阳照了进来,当采儿正要换下侵入了酒味的新婚礼服的时候却被庄亮抱住了。满口酒腥味的唇压了上来不懂温柔的粗鲁,就是这样一个男人,采儿寄托了所有幸福的男人。等采儿再次起身的时候采儿忍着身上的生痛穿上衣服。

带着满脸的委屈,采儿开始她新的生活,可这一切并没有像起初想象的那样安逸。由于家庭出身不好,处处遭受公婆的刁难。夜里的媳妇白天的保姆。还好的是那个家的生活真的有了些改善,弟弟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的上学像其他孩子一样的穿新衣服像其他孩子一样的有零用钱花,而爸爸也可以支付的起昂贵的药费安然的看病,妈妈再也不用做每天的小工。采儿辛苦却很欣慰。

不堪回首的过往纠结的痛。

就这样采儿活在一个完全由家人构建的世界里,那里不能有自己的颜色不能有自己的喜好可记忆中闯进了一个他。一个让采儿无数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流下泪水的人。采儿哭了,李毅你听到了么?采儿想你了。没有人回答没有人理解,只是角落里那低低的哭泣声悲凉的让人心疼。。

李毅是个和采儿一起长大的男孩,两个人的有着长达数年的爱情。从初中开始到高中毕业再到社会上几年的奔波。采儿很幸福的享受着这个男人给予的肩膀,温暖而且可靠。一开始采儿很单纯的以为爱情可以解决一切不如意,爱情可以高于一切可以幸福美满。可后来爸爸病了家里欠债欠到再也借不到钱的时候。李毅告诉采儿不管怎样相信一起面对就可以解决所有所有的问题。

采儿起初相信着,两个人一起打工,做生意,为了爸爸的病两个人使出了浑身解数,虽然很辛苦采儿却也看到了幸福。可当最后很长一段时间下来挣来的钱和昂贵的医疗费相差还是天价的时候,采儿疑惑了那还未到手的幸福刹那间破碎的无迹可寻。原来幸福这么近那么远。采儿问李毅该怎么办?李毅手足无措。采儿又问,假如、、采儿没问下去,可李毅懂了。

就在这个采儿最疑惑的时候庄亮出现了,一个很子弟的人,开宝马车穿名牌花钱挥霍无度。他的出现另采儿心生悸动,采儿很疑惑自己明明爱着李毅可为什么?采儿保持着沉默,可这变化李毅都看在眼里。庄亮真正走进采儿的生活是在一次商场的购物。

亿阳广场的大卖场可以找到各种层次人买到的衣服。各种价格、各种颜色、各种款式。这里也是采儿看和李毅经常用来休闲生活的地方,不同的是每次都是只看不买,不是不买而是没钱买。一次采儿看到了一件粉色的很淑女的套裙,非常的喜欢。看了又看。却不得不看着牌子上标着高达860的价格望而止步,这要去两三个月的工资了。采儿只能将那小小的梦想掩在梦里穿着粉红色的套裙悠闲的漫步。

这一幕被坐在VIP区的庄亮看在眼里,在庄亮看来这是一个格外美丽且单纯如水的女人,庄亮打起了她的算盘。很快了解到了她的身世,庄亮信心满满的告诉自己要得到这个女人。于是几天以后采儿穿上了那件漂亮的粉色淑女裙。当李毅看到采儿的装扮时明白了也就知趣的离开了,并告诉采儿假如有一天你不再幸福请记得告诉我,我会等你回来。

再后来采儿便穿上了素色的婚纱步入了红色礼堂。。。

相遇,幸福末处宛若重生。

生活毫无目的延伸着,每当夜深的时候采儿总习惯了看着月沉思,想着过往抑或是未来。一天这一幕被喝醉酒的庄亮看到,庄亮莫名的一通火便朝采儿发来,撕扯谩骂殴打。庄亮是爱她的可与之相比他更爱一个男人的尊严与威信,庄亮受不了自己的女人每每的想着别人或者胡思乱想。采儿的思绪在痛苦中更加的凌乱。那一夜采儿第一次离开了那个家。身无分文流浪无处。采儿更不敢回那个靠她支撑的家,那里现在看来是幸福的,而在那个家看来她更是幸福的,她不忍心去碰触。

于是一个人失魂落魄的游走在街上。夜风吹来格外的凉,她朝一个不知名的方向走着,走到尽头,再折回来再改个方向继续走。亿阳广场,采儿看到几个大字映入眼帘无助的失声痛哭。这时李毅出现了,很莫名其妙的出现好像时刻跟随在采儿一样的出现。李毅抱着采儿哭了。

多么熟悉的怀抱,温暖而可靠。这个曾经依靠了数年的肩膀此刻显得那么的温馨。那一夜采儿一直保持沉默,在他面前她已经无话可说了,毕竟在他面前自己是那么的卑微,生活怎样的不和谐又怎样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咎由自取。而李毅便是简单陪着看着采儿眼泪不停的流。

等到天亮的时候。庄亮找来了,可却看到陪在采儿身旁的李毅,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后来在李毅的坚强下陪采儿去了庄亮家。本想解释清楚,可却使事情更加的复杂,等李毅走的时候,采儿遭尽了家人的白眼。无数难听的话铺天盖地的袭来。而后更是少不了的毒打。采儿沉默了她知道或许这就是代价,她不再问为什么不再不甘心不再反抗。她知道宿命是定好的,而她只有维持的份。往后的生活像一盘死水般流逝。。

几年过后弟弟考上了大学去了远方,爸爸却不治而终,妈妈缺失了信仰随爸爸去了。那个家散了、采儿没了包袱留下一封信便走了不归路?

不是我不珍惜爱情,我同样的渴望只是爱情来的太重,重的让我无法承受,今生爱过错过,罢了。但我只求,下辈子请还我一场纯粹爱情。                            -------星。采儿绝笔

为您推荐
  • 关键看你怎么认识人生

    人生,可以是诗意的,也可以是失意的,诗意的人生当然是一种幸福的人生,而失意的人生自然是一种不幸的人生。诗意与失意,幸福与不幸,其实都是人的一...

    4552  508  2019-10-14
  • 愿我们都被世界温柔以待

    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胡兰成夜色总在你毫不察觉的时候来到,在恍惚间,时间从指缝中溜走,一天天老去。夏花绚烂,秋叶静美,偶尔听听故事喝...

    5947  727  2019-10-14
  • 永远的情人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坚持了不该坚持的,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我知道错了,如果我能我将永远不在见你,执着是一种负担,你我都承受不起。”伴随着...

    6422  496  2019-10-14
  • 木子的悲伤传说

    在寂寞的夜里思念一个人已成为一种习惯蔓延某个人的生命,只是这些都是一些简单的真实,而不是什么悲伤的传说。   从历史就有...

    6403  298  2019-10-14
  • 沙僧的城府有多深

    虽然沙僧比较乏味无趣,个性和本领都不突出,但他是以忠厚为标志存在于老百姓心目中的。想象他挑着担子的身影,黝黑的脸孔,粗大的手掌,木讷少言的表...

    6967  874  2019-10-14